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我没有

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往①[薛晓薛]

*第二人称
*私设人物(你)
*私设颇多
*略带乙女向(emmmm)
*ooc(有一点)
*中篇(大概)
*综上,不喜请点击返回,谢谢。

①起

微风拂过,枯叶被风卷起。你站在义庄门口。静静地看着那少年拿毛巾给棺材里的人擦拭。少年口中还悠闲地哼起了小调。

他神情专注。目中只有棺中一人。

你在门口站了许久。他竟都没有发现。

过了许久。他给那人清理完了。眉中带笑地把东西收拾好。一转头才看到了在门口的你。

他神色忽的就慌了:“阿...阿姐”

很快,他又恢复到了那般自若的神色。七分少年,三分调笑。走到门口。他唤到:“阿姐,你怎得找到我?”

你道:“我问了那金家家主....阿洋,你过的还好吗?”

薛洋“嘁”一声:“他到还记挂着我,”他抓头发丝有些烦闷。应道:“过的...过的还不错啦。阿姐呢?过的如何?”

你温柔一笑:“我还是如常。”

你将手中的篮子交给他。“你小时候便喜甜,我听金家家主说现在更甚。这里面是些点心,有我买的,也有我自己尝试做的。还有一些衣物。”

他一挑眉,结果篮子:“阿姐自己做的?这是要毒杀弟弟呀。”

你用手指戳戳他的脑袋,笑道:“我当然知道我做的不好吃。我跟厨房的厨师学了好久才敢拿来给你吃。”
他揉揉被你戳过的脑袋:“阿姐用心做的我一定要好好尝尝。”

他调皮一笑,一如少年时。

你二人谈笑了些时候,他如常逗得你笑声连连,你道时候不早,要快些赶回去。

“阿姐不多留些时候吗?”

你摇摇头

“那我送阿姐出城吧。”

你们并肩走着,看着城中空荡的街道,和时浓时淡雾气,疑惑道:“这城中倒是清闲极了,竟一个人影都没看到。”

薛洋微微一笑,并不作声,只是指着旁边不知名的花道:“阿姐你看,这花真好看!”

你侧目,零星几朵小小的花在杂草中探头,:“真亏你眼尖。”

.......

薛洋将你送出义城很远才笑着与你告别。

几日后,夔州一小院内。

“你....可是想好了?”金光瑶问你。

你沉默了许久,才缓缓道:“自是...想好了的。”

“那阵法不易,你既想好了,我便差人准备。”金光瑶犹豫道:“阵法准备需要些时日,在此期间,你有什么想要的,想做的,吩咐下人即可。”

“我还有要事,便先走了。”

“多谢家主”你屈身行礼谢他。

金光瑶摇头苦笑道:“谢我作甚,你即是阿洋的阿姐,我帮你也在情理之中。只是阿洋若知道,只会更恨我几分罢。”

你并不起身,仍是道:“谢谢家主。”

他长叹一声,深思过后,又换上往常一样的微笑,“阿姐多礼了。阿瑶告辞。”

待他关上门,你才缓缓起身,坐到桌旁,事情同阿瑶说的一样,阿洋人且安好。你已无多日,那阵法便是唯一能成全阿洋的法子,将你的魂魄打入装有那位道长残魂的锁灵囊,将你的魂魄化作他残魂的养料。

你眼眶微湿,只在心中默念:“阿洋....我....我.....”

*你并不是阿洋的亲阿姐
*大概四发完
*短小我无话可说
*洋洋他skr惹人疼的小可怜鬼儿

觉得这句歌词意外的戳中我的点
一下就想到薛洋『我是怎么了???』薛洋真是又凶恶又可爱,像恶犬,又撞乱我心弦。(图是朋友的朋友临摹)

干,说干就干,道长不怂,上鸭!!!